历史上的中国就是拥有最多、最好瓷器的国家。就像是众多传统一样,我们曾手握许多“最好”,在世界上闪耀。

  宋代,是中国“极简主义”审美的一个朝代。那时盛行的瓷器也自带一种高级的质感。黑色釉系的天目瓷,为皇家御用瓷器,所以烧造不计成本。当时最著名的烧造窑址就是武夷山地区建窑,因其釉面绚丽,宛若星空,被当时的日本人称为天目盏。到了现代,人们称其为“建盏”。 它远看黝黑近看斑斓,集低调和绚丽为一身,人们对它的颜色痴迷不已。随着时代更迭,高成本的天目盏也不再被烧造,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记忆。

  富察氏为满族八姓之一,四大家族之一。受家族影响,富察砚隼自幼喜爱精工陶瓷。曾经有位朋友带着一只日本烧造的天目盏给他鉴赏,并惋惜地说:“现在国内很难烧出这样好的陶瓷了。”这次交流,给富察砚隼深深的触动,使他开始回归幼时的心之所向——烧造,烧造中国人自己的精工瓷器,向全世界展示。

  从2003年起,富察砚隼便潜心钻研烧造,于2008年创建陶瓷品牌“孚茶山房”,一直从事烧造天目瓷。2016年5月,孚茶山房烧制的茶盏“油滴天目”由长征七号搭载上天,创造了首例也是至今唯一一例“陶瓷入太空”的历史。当年7月,孚茶山房茶盏通过了世界陶瓷检测最权威机构——美国加州65号提案的检测(简称CA Prop65),证实孚茶山房所制瓷器无任何有毒化学物质、致癌物和生殖毒性化学物质。此举是为了对自身的陶瓷烧制技艺检测,也为消费者负责。此项检测行为一直持续至今。

  烧造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是不确定系数很高的一门工艺。富察砚隼经常讲:烧造里是没有老师傅的,更没有什么“祖传秘方”。每一次烧造都是一次新的尝试,从选料、炼泥、制胎,到调釉、挂釉、烧造,每一个环节都非常的重要。上了釉料的陶胎被放置在窑炉中,门一关,火一烧,釉水想怎么样,那完全是它的自由。他也常说,这是三分在人、七分在天的考验。经过多年的摸索和尝试烧制,他烧成了,并且烧的还很成功。正如富察砚隼一直所讲的那样:“我是个匠人,择一事,终一生。”

  如今,孚茶山房工作室不仅仅烧造当初让它成名的天目瓷,还有德化白瓷塑像,汝瓷、青瓷、钧瓷、柴烧等各类陶瓷制品,每一件制品都有其独特的魅力,深受大众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