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今年最强银行股?

  平安银行!

  平安银行董事长谢永林

  自今年初以来至8月16日,平安银行涨幅已达60.52%,位居32家A股上市银行榜首。同期,明星银行股标的招商银行的涨幅为43.28%,银行业指数涨幅为17.12%。

  在过去三个月里,平安银行还一直是沪深港通北向资金净买入规模最大的股票。

  近三个月北向资金两市净买入前十名股票 单位:亿元

  如何看待有着“聪明钱”之称的北向资金,在过去一段时间的持续追捧?

  “我们的业务结构好、风险已基本出清、业务模式又先进、人才团队也很好,关键是我们的业绩还超过市场预期。”对于上述问题,平安银行董事长谢永林8月16日如此回应上证报工作人员。

  8月7日,平安银行披露了一份超出市场预期的中期业绩。随即高管团队开始了针对各大机构的路演活动。“我们路演下来,机构对我们最满意的就是说到做到!大家觉得我们的股价还有上升空间。”谢永林在接受上证报工作人员专访时表示。

  2016年,平安银行提出“科技引领、零售突破、对公做精”十二字战略方针,其中零售业务经过两三年的努力,收入、利润等多项指标实现翻番,基本实现再造一个零售银行的目标。

  如今,平安银行零售业务营业收入占比达56.9%,净利润占比已达70.2%。零售业务结构与质量已堪比“零售之王”招商银行。

  战略转型进入新的阶段,平安银行还会将“零售业务占比提升”进行到底吗?谢永林在接受工作人员采访时,娓娓道来。

  新阶段新发力 成集团对公业务“发动机”

  13.7%!

  这是2019年上半年平安银行公司业务在该行净利润中的占比。如此低的比重,在银行业非常罕见。

  谢永林坦陈,为了零售转型的发展,对公业务在过去三年里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我们三年表内外压降了5200亿元的贷款,减少了风险暴露,但同期企业存款却一直保持了增长。”

  他表示:“目前我们的对公风险已经出清了,历史包袱基本甩掉了。当零售业务发展到当前比重的时候,战略转型进入新的阶段:在保持零售转型大方向不变的情况下,我们将发力对公业务。”

  因而,发力对公业务成为今年这家银行的一个重点。平安银行今年提出全新的对公业务“3+2+1”战略。即:3大业务支柱:行业银行、交易银行、综合金融;2大客群 :战略客群、小微客群;坚守1条生命线 :资产质量。

  谢永林说,2019年公司业务将着眼于夯实客户基础和业务基础,实现“以产品为中心向以客户为中心、以经验主义向数据驱动、以单一客户向生态圈、以单一产品向综合解决方案”的转变。

  作为中国平安集团联席CEO的谢永林,是平安集团团体金融管理委员会(下称团金会)主任,除了银行业务,他还分管证券、信托、租赁、养老险等业务。

  就对公业务而言,他对银行的对公业务提出了超出银行的要求。他表示,未来,对公业务这块要以强渠道、强客户的银行作为发动机,把证券、信托、租赁、养老险业务板块放在一个服务体系中,为客户提供综合解决方案。

  “因为客户的需求并不仅是贷款需求,它还有更多的直接融资、以及降低杠杆率与负债水平的需求,这实际上也是当前企业面临的突出矛盾。”谢永林说。

  在他看来,在整个对公业务服务体系中,银行作为核心,而证券、信托、租赁、养老险等业务的板块公司应类似于产品事业部,是客户解决方案的组成部分。

  在考核激励机制方面,谢永林说,随着集团团金会越做越实,考核机制也正在进行调整。在对管理者强调客户数增量的同时,还强调客均合同数,这个合同数就是产品数。

  资本困扰有望解决 低分红局面将改变

  “本周二!”

  谢永林兴奋地说,如果市况不错,平安银行260亿元可转债将在这天触发强制赎回条款。

  年初,平安银行发行了260亿元可转债,经过半年的封闭期后,从7月25日已经进入转股期。根据发行条款,转股期内如果连续30个交易日里,有15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不低于转股价的120%(13.96元),就将触发强制赎回条款,公司有权按照债券面值加上当期利息强制赎回可转债。

  按照市场人士的预期,平安银行260亿元可转债将大概率实现成功转股。一旦获得此笔260亿元的核心资本,长期困扰平安银行的资本约束问题,将得到有效缓解。

  据测算,如果实现全部转股,该行资本充足率可以达到13.5%,核心资本充足率应该会达到9.8%左右。

  “此前,我们压缩对公业务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受到资本约束。”谢永林感慨说,有限的资本实在是难以支持高资本消耗的对公业务快速扩张。一旦资本问题得到解决,对公业务的重新发力也就顺理成章了。

  对公业务可以重新发力,只是资本约束问题解决的一个表现。在谢永林看来,平安银行全新的发展空间将会得以打开。

  “不能老想着把资产负债表做大,只有间接融资、直接融资以及投资做得越大,对社会的贡献才会越大。”谢永林认为,把银行做成中间业务收入很大,资产负债表不大,这才真的“牛”。

  资本约束问题的解决,除了打开了新的发展空间,更可能改变平安银行过去三年多的低分红局面,而同期中国平安集团的高分红水平为市场所瞩目。

  “原来我们的资本充足率‘太可怜’,既要支持零售发展,还要搞核销。”谢永林说,在这种条件下,过去三年银行的分红水平没法提上来。数据显示,平安银行2018年度、2017年度的现金分红率分别为10.03%、10.07%,在行业中处于较低水平。

  谢永林说,资本充足率一旦得到解决,在当前业绩持续提升的情况下,“我们绝对要加大分红力度,我们与中国平安集团的分红策略将一脉相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