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陈聪颖 绘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陈聪颖 绘

  熊淑兰,1931年9月14日生。1937年,侵华日军占领南京后,熊淑兰的大妈被日本人轮奸,第二年,大伯也被杀害。她曾亲眼看到,江东门的桥被炸毁后,日军用中国百姓的死尸堆成一座又高又长的桥。

  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此后,30万以上的中国人在侵华日军长达六个星期惨绝人寰的屠杀中遇难。劫后余生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历史的“活证”,历史给他们留下终身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 2017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岁月流逝,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新华社记者寻访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走近他们的生活,核录他们的证言,留下他们的字迹,用手绘素描和纪实摄影结合的方式重现他们经历的南京大屠杀,铭记历史、为世留证。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陈聪颖 绘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陈聪颖 绘

  易兰英,1926年5月4日生。日军攻破南京时,易兰英和姐姐从南京市升州路老坊巷搬到五条巷的难民区,她俩在难民区躲过一次日本兵寻找“花姑娘”的遭遇。曾亲眼看到日本兵将一名穿衬衫、吃早饭小伙子用刺刀戳死,易兰英自己被一日本军官打掉一颗门牙。还曾亲眼看到一队日本兵到各户搜查,将七、八十名青壮年男子绑走。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陈聪颖 绘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陈聪颖 绘

  石秀英,1926年10月26日生。1937年冬,日军进城三天后,石秀英父亲出门再也没回来,后来在一堆被日本人屠杀的死人堆中找到身中三刀而亡的父亲。石秀英的大哥石坤宝被日军抓上卡车拉走后失踪。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陈聪颖 绘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陈聪颖 绘

  潘巧英,生于1931年11月19日。1937年冬,日军进城时,潘巧英全家五口逃难到孟家场一处房屋。她亲眼目睹刚从厕所出来的爷爷潘兆生被突然进村的日军刺死、一名妇女连同她刚生下的孩子和一位躲在厨房门后的老太太被日本兵发现后,接连被杀害。潘巧英躲在灶膛边幸免于难,后发现父亲潘荣富被刺死在路边。其妹妹在躲避日军抓捕中也不幸身亡。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陈聪颖 绘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陈聪颖 绘

  夏淑琴,1929年5月5日生。1937年12月13日上午,一队日本兵来到夏淑琴家,开枪打死哈姓房主和她父亲,抢夺过在她母亲怀中1岁的小妹妹摔死在地上,轮奸了她母亲后用刺刀刺死。在隔壁房间,日军枪杀了她的外祖父、外祖母,奸杀了她的两个姐姐,夏淑琴被日本兵用刺刀在背后刺了三刀昏死过去。家里9口人,被日本兵屠杀了7口,只剩8岁的夏淑琴和4岁的妹妹幸存。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陈聪颖 绘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陈聪颖 绘

  金茂芝,1928年2月2日生。1937年冬,日军将包括他父亲在内的十几名男村民押解到一处小水库边进行集体屠杀。父亲金兆坤在之前和日军争辩时被砍断胳膊。这一年的冬天,金茂芝多次目睹日军杀害无辜的中国百姓。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陈聪颖 绘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陈聪颖 绘

  李高山,1925年2月24日生。1937年冬,13岁的李高山作为士兵参加了南京保卫战。缴械被俘后,他和数百名中国士兵被日军押至几间洋房内,遭到日军机枪的疯狂扫射和纵火焚烧,绝大部分人当场丧命。他因身材矮小,侥幸躲过了屠杀,得以逃生。

新华社记者季春鹏摄/陈聪颖 绘新华社记者季春鹏摄/陈聪颖 绘

  万秀英,1928年3月18日生。1937年,她的哥哥被日军砍头杀害,母亲被日军炸死。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陈聪颖 绘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陈聪颖 绘

  张兰英,1929年12月6日生。日本兵进城当天,张兰英和大哥张怀芝砍完柴回到凤凰西街家中,突然来了三个日本兵,把张怀芝脱去上衣捆绑起来,用刺刀在张怀芝的腿上刺了一刀,母亲和张兰英求饶,最终日本兵才放过他。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陈聪颖 绘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陈聪颖 绘

  赵金华,1924年12月22日生。1937年12月,13岁的赵金华亲眼目睹姨奶奶被日本兵强行拉走,强奸后推进河里,大半个屁股被刀砍掉。

新华社记者李响摄/陈聪颖 绘新华社记者李响摄/陈聪颖 绘

  常志强,1928年2月4日生。1937年12月,日军攻占南京,9岁的常志强亲眼目睹父亲和三个弟弟被日军枪杀,胸口被刺伤的母亲挣扎着给2岁的小弟弟喂了最后一口奶死去,小弟弟也被冻死在寒风中,常志强惊吓过度,昏死过去,得以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