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小哈第一次旅行给我发了一张大阪的明信片,现在失联已经整整两天两夜了,好想他。”白欣欣在朋友圈中发出一条信息。

  “我家乖儿子是学霸啊,通宵学了一夜,啧啧,为娘好骄傲”。

  “为啥我家呱娃子老宅着,得出去浪才有诗和远方啊!”

  ……

  小哈是90后女孩白欣欣在一款手机游戏《旅行青蛙》中养的青蛙。这个由一家日本公司开发的手游,于2017年12月在日本的iOS平台上线,近期在中国迅速蹿红,不仅在微信朋友圈、公众账号中刷屏,还迅速在App Store中国区免费游戏榜上名列第一,微博话题 #旅行青蛙 攻略# 也登上热搜榜。

  在游戏中,玩家只要准备好包裹,青蛙就会不定时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间,它可能会从各地发回明信片,也可能带回土特产;它可能在外旅行好几天,也可能溜达片刻就回来,但这一切都是不确定的。“我的蛙此刻在干什么呢”成为养蛙者心中的一缕牵挂。

  白欣欣刚把小哈的动态发到朋友圈,“呱友”们就纷纷过来围观:借机晒自家蛙、分享养蛙攻略、吐槽自家蛙行踪不定……未婚甚至还没有男女朋友的“圈友”们一时间画风突变,都成了“操心的老母亲”,朋友圈中的念叨此起彼伏。

  小哈出去旅行过几次后,白欣欣体会到了父母的不易。“儿行千里母担忧,我突然能理解我在外这几年,爸妈为什么老给我打电话,有时候仅仅是为了问一句我在干什么。”

  “弃养老公,改养儿子,我的少女心变老母心啦。”李晓燕从不久前火爆的一款与虚拟帅哥谈恋爱的手游《恋与制作人》转战《旅行青蛙》,“儿不嫌母贫,养蛙轻松多啦,不用花真银子。我现在只要静静地看着我的蛙看书写字打瞌睡都觉得幸福。”

  肖睿以前玩过多款手游,大多是竞技对抗类的,相比之下,他觉得这款游戏比较休闲,游戏场景基本设定在两个界面:小清新风格的庭院和LOFT结构的屋子,玩家只需要收割三叶草就可以为青蛙购置旅行需要的行李。玩法简单,更适合女孩子。不过在被朋友“安利”(网络用语:指强烈推荐——记者注)后,这个大男孩也跟风玩得不亦乐乎。

  李文珊以前是个游戏“小白”,当朋友圈被“蛙儿子”刷屏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好奇心加入了“老母亲”大军。“虽然它只是个虚拟角色,但是你为它取了名字,它就属于你了。”李文珊表示,这与现实生活中父母和子女的关系也有点相似。“虽然养了它,但它是个相当有主见的孩子,完全不受你控制”。和小蛙相处的这种模式是她比较中意的,“像是亲人,或者朋友,只需要在吃饭间隙或者休息的时候,打开看一眼,知道对方此时在做什么就好。”

  也有玩家在投入感情之外投入资金。“安卓党想氪金(特指在网络游戏中的充值行为——记者注),想给我崽买最好的碗、最好的灯和幸运铃。”网友@头像是西给的nino担在微博上表示,“真跟养了个儿子一样什么都想给它最好的。”为了多收三叶草支持“蛙儿子”旅行,她甚至晚上睡觉都定了好几个闹钟,隔几个小时起来收一次三叶草。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款游戏的玩家年轻女性居多,在现实生活中她们大多还没有自己的孩子,而在这款养蛙游戏中,她们提前体会了“做母亲”的一些感觉,并且享受这种因为“孩子”而产生的牵挂和惊喜。

  记者发现,随着游戏的火爆,一些山寨游戏和网售“外挂”也趁机蹭热度。在App Store搜索“旅行青蛙”,会出现一款售价30元的游戏,这款游戏实际上是“青蛙版的跳一跳”游戏,下载此App后会收到强制性广告。而一些自称能让玩家获得数量丰厚的三叶草的“外挂”服务,有可能会导致手机数据丢失、个人隐私泄露等后果。另有一些“汉化版”和“无限四叶草”版本,有时会连弹广告或无缘无故下载其他App。尽管问题接二连三,但这款游戏的热度似乎并未降低。

  吴冰是个5岁男孩的妈妈,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年轻人乐此不疲地玩养蛙游戏,“如果孩子真的像游戏中那样我行我素,我接受不了。我每天下了班,接孩子做饭做家务,紧张得跟打仗似的,陪娃的时间都不够,哪还有闲工夫玩这么无聊的游戏。”

  “人生如戏,生活和游戏有相似的地方。”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继续教育学院特聘教师孙大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游戏可以模拟,在一定程度上有替代功能。很多玩家在游戏中获得一些类似“老母亲”的体验,但需要保持清醒的是,从自动参与性来说,游戏比较随意,游戏中可以重塑现实,也可以退出,不喜欢了就删除,甚至还可以重新下载,而现实人生舞台是无法随便退出和重来的。

  孙大强认为,手游是一种商业行为,所以会考虑到吸引更多人的眼球。在这款游戏中“青蛙现在在干什么是不确定的”,从心理学上来讲,正是这种不可预测的结果,导致多巴胺能神经奖励系统保持在一种兴奋状态,玩家会很兴奋。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都是追求低风险的,尤其对孩子,希望有一个比较确定的、稳定的结果。

  中国传媒大学游戏设计系主任陈京炜认为,从游戏设计角度来看,这款游戏运用了近年来流行的“模糊叙事”的方法,玩家在游戏信息较少的情况下,通过自己的理解把“留白”部分合理化“脑补”,从而增加了玩家对游戏的感情。另外,青蛙四处旅行,会拍摄不同照片,带不同的礼物回来,这实际上是利用了“收集要素”来提高重复可玩性,让玩家有了继续的理由和动力。

  “这是一款女性玩家偏好的维护型游戏。”陈京炜分析,这对于生活压力大、节奏快的当代年轻女性来说是一种解压的方式,但是如果在游戏中变成攀比谁家“儿子”去的地方多,带的礼物多,又会成为玩家新的压力和心理负担。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此款游戏如此火爆也与从众心理有关,同一个圈子里的朋友在谈论而自己不玩,会因为缺少共同话题而被圈子边缘化,一部分玩家因此而开始游戏并持续。此后的游戏行为可能是被游戏吸引,也可能是为了巩固中心话语地位,这也是因人而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