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基层禁毒专干。

  我是一名基层禁毒专干。 

  自2015年参加禁毒工作以来,从刚开始的一无所知,到逐步熟悉,到现在全身心投入,已近四年。四年来,我不断学习,探索实践,始终思索怎样通过自己的努力更好的服务社区戒毒(康复)人员,怎样更好的宣传禁毒知识服务大众,如何与涉毒人员相处,如何帮助他们戒断毒瘾,重新回归社会。

  经过了几年的探索与实践,现在我已经和他们成为了好朋友,走进了他们的生活,也走进了他们的心中。工作中,我倾听他们讲述自己的故事,看他们深深的自责,流下悔恨的泪水,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因他们吸食毒品导致家徒四壁。使我更加我明白禁毒工作任重而道远。   

“我又来报到了”,进门时那阳光的笑容,是这将近三年的收获。

  “我又来报到了”,进门时那阳光的笑容,是这将近三年的收获。

  张某,是平罗县和平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一名社区戒毒康复人员。记得她刚来社区报到的时候,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满眼的仇恨与愤怒以及对生活的各种不满,拒人千里之外。因为她和我过去在同一个单位工作,对于张某的情况我了解一些。在上世纪90年代,张某属于比较漂亮而又时尚的女人,她是顶替她母亲的职务来到当时红极一时的商业场所工作,在单位上班时的张某,是一个乐观上进,工作上不甘落后的人。

  但好景不长,追求与众不同的她开始偏离了人生之路,到谈婚论嫁的年龄她嫁给了好逸恶劳的男人,从此一个家的重担压在她的头上,微薄的工资在丈夫的不断索取中所剩无几。

  当发现丈夫吸毒时,她奔溃了,年幼的女儿和不上进的男人使这个家陷入困境,当她给我讲述她的故事时,那种无奈的眼神,能看出她当时的生活有多难。

  以她的性格我想应该选择离婚,但她并没有。自尊心极强的她却选择了堕落,“你吸我也吸,看没钱了怎么办”抱着这种报复心理,她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直到2018年的某一天,张某出现在和平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时,我又一次见到一个面黄肌瘦,疲惫不堪的女人。“还认识我吗?”进门时一句问候,使她懵懂。“不认识”。她的回答很无力,在交代完报到程序以后,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后来的报到时间里,经过我耐心、贴心帮助与沟通交流,她封闭已久的心终于向我打开。原来在她消失的这二十几年里,在强戒所几进几出,就连自己的女儿也是母亲给带大的,快五十岁的年纪一事无成。

  报到半年后,在社区的帮助下成功的给张某申请了一个公益性岗位,有了生活来源的她脸上也露出久违的笑容,还在今年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有了属于自己的家。

  迷途者之所以能找到归途,不仅在于他们的意志力,也需要禁毒专职人员不怕艰辛困苦,经常走访,与吸毒者本人及家庭众促膝谈心,以耐心、细心、持久之心对待每个吸毒者,让吸毒者在戒毒的拉锯战中取得胜利,在重归社会的路途找回自我,重燃希望。

  “我们的事业并不会显赫一时,但将永远存在。”这是每一个禁毒工作者的心声,我们不伟大,但我们依然存在。

  (来源:石嘴山禁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