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在北京回龙观至上地的自行车专用道上骑行。   任 超摄市民在北京回龙观至上地的自行车专用道上骑行。   任 超摄
市民在唐山市超级绿道项目凤凰山公园段漫步。   杨世尧摄市民在唐山市超级绿道项目凤凰山公园段漫步。   杨世尧摄

  过去几十年,我们的城市快速发展,很多地方交通系统的建设,也立足一个“快”字。比如车道划分、交通标识、红绿灯设计,都较好地满足了人们“快出行”的需求。不过,眼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青睐“慢出行”——漫步街头,看熙来攘往,休闲又健身;骑行单车,绿色环保,畅行无阻……那么,慢行交通系统建设得怎么样了?有哪些好的经验可以推广?怎样补齐短板?请看本报记者的调查。

  新建专用道,压减停车位,引入隔离带

  着力改造提升慢行系统

  早上8点,位于北京城区西北部的自行车专用道热闹了起来:戴着耳机背着电脑包的上班族、车筐里放着购物袋的女士、穿戴专业装备的骑行爱好者……周边市民在这条净宽6米、独立封闭的自行车道上惬意骑行。没有汽车干扰,无需担心行人,绿化带、隔音屏、服务区等设施一应俱全,安全又舒适!

  这条全长6.5公里的自行车专用道于去年6月开通,目的在于疏解北京超大型居住区——回龙观地区10公里左右的通勤出行。过去,住在回龙观、到上地科技园上班的人们主要依靠地铁,高峰时人流拥挤、效率不高。有了自行车专用道,骑行体验更佳,通勤时间甚至更短,加入者越来越多。

  虽然设置独立、封闭的专用道是骑行者眼中的最佳方案,但眼下,在交通量较大的城市中心区,系统综合的提升改造、小修小补更为现实。在这方面,很多城市都给出了不错的答卷——

  平坦宽阔的马路上,机动车道、自行车道、步行道界限分明、互不干扰,每隔约20米,就有一块红色塑胶铺在柏油路上,提示这里是自行车道,十字路口还有专门的自行车红绿灯;路边立有不少电子显示屏,提醒某车辆“立即驶离”,之前这里规划的停车位已无踪影;人行道上设有“电子围栏”,共享单车只有停放在规定区域才能落锁结算,以防侵占步行者路权……记者在北京朝阳区光华路、金桐西路等路段骑行一大圈后,发现这里的慢行系统清晰、连续,快行者、慢行者各得其所。

  在主城区大力推广智能人行道系统、过街安全岛等先进技术手段,在环城南路等主干道架设14座过街天桥,在不少公交站台后方漆画了人行横道线……去年以来,昆明市多措并举,让行人过街、过路口、进出公交站点更加安全方便。

  “2017年至2019年,合肥连续三年实施慢行系统完善工程,目前已完工88个项目、长约132.5公里。”合肥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总工程师常文军介绍了主要“招数”:抬升路缘石,设置连续绿化隔离,保障既有慢行空间;采用绿化隔离,设置统一的标志线和路面铺装,消除非机动车道中途高差,让骑行连续、独立、平缓。

  既能适当分流小汽车出行、缓解拥堵,让交通更低碳绿色,又能适应满足市民休闲健身需求、增强体魄,让城市更宜居有序……越来越多的城市认识到打造慢行系统的重要性,积极采取措施改造提升。晨光暮霭中,车流中那丁零零的欢快音符,汇成宜居城市的美妙乐章。

  规划建设更有温度,交通管理更有力度

  优化慢行需要细处着眼、长久发力

  如何打造优质的“慢行系统”?不少受访者表示,这是一项复杂的工程,需要细处着眼、长久发力,从规划建设和管理两方面同时入手。

  一方面,规划建设应更有温度,给慢行者创造足够空间。

  公安部道路交通研究中心政策规划室主任戴帅认为,长远来看,要从道路设计改造、无障碍设计、信号配时、人行横道设置、停车执法等方面入手,切实保障慢行者权益。

  “要把优化慢行系统规划建设,纳入城市整体建设布局中。”昆明市呈贡区住建局负责同志表示,未来全区主要的公园及绿化景观区将充分考虑慢行者诉求,专门打造林荫大道,中心区还将架设连接主要建筑的空中通廊,形成单独的全天候专用步行系统。

  “事实证明,减少混行车道,缩短过街距离,设置隔离带等以保护慢行者为初衷的道路设计优化,能够有效保障慢行路权、提升慢行品质。”世界资源研究中心中国可持续城市项目主任刘岱宗表示。

  另一方面,交通管理要更有力度,给慢行者营造有序环境。

  ——严格管控车辆,降低事故风险。

  “在慢行者较密集的区域限制机动车速度,可有效减少交通事故及其危害。”刘岱宗认为,管用的限速方法有很多,收窄车道,在机动车道与自行车道间留出半米左右的缓冲空间等,都不难实现。

  “目前有些电动自行车的速度和性能已接近机动车,与自行车同车道混行容易造成事故、加重伤害。”戴帅认为,各地应及时淘汰超标电动自行车,严厉查处违规改装电动车等行为,从源头上降低慢行者的安全风险。

  ——加强城市管理,营造良好秩序。

  “一些道路的慢行空间其实足够,但因共享单车无序摆放、沿街门面违规占用等,造成实际使用空间不足。”常文军建议,城市管理等部门应提高监管效能,还慢行者充足空间。

  “慢行系统线多面广,难免出现地砖、井盖破损等情况。城市管理部门应通过加强巡查、发动市民监督等措施确保人行道质量完好,让行人走得更安心。”云南省安宁市住建局干部马卫民表示。

  加强交通文明教育,倡导礼让包容文化

  打造城市出行系统和谐“生态圈”

  采访中很多人提及,城市道路交通系统的运转,是人、车、路等要素之间的“大协作”。优化“慢行系统”,打造城市出行系统和谐“生态圈”,除了加强道路、交通设施等硬件建设,细化交通安全方面的制度规定,还应提高城市居民的交通文明意识,倡导礼让包容的出行文化。

  “与机动化交通相比,慢行交通更容易受到伤害。”戴帅告诉记者,近年来,全国道路交通事故中,慢行交通占比接近一半,涉及电动自行车的道路交通事故量和伤亡数近几年一直处于增势。“从交通事故分析来看,行人或非机动车闯红灯、不按规定过街、非机动车逆行等是造成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戴帅认为,目前对这部分慢行者的交通违法、违规处罚相对较轻,有些人一犯再犯。

  “交通文明教育应从孩子抓起。”戴帅认为,让交通参与者更重视安全、更守法规,需把交通安全教育贯穿到教育全过程,特别是要提高孩子们的规则意识、安全意识,让他们更好地保护自己。“目前从事外卖、快递工作的电动自行车骑手违法行为较多,企业应承担起社会责任,加强对于从业人员的交通安全教育和监管。”

  “私家车越来越多,可有的老旧小区车位不足,无奈之下只好在路边画些车位,不得不将自行车道、人行道收窄。有时候,老城区要完善慢行系统,‘无中生有’新规划自行车道,又不得不压缩机动车道的空间。”合肥市城建局城建处副处长钟伟坦言,城市的建设、改造,以及慢行系统的建设需要一个过程,路还不够宽的时候,需要大家形成共识,形成合力,无论是慢行还是快行,都要讲安全第一,大家相互间要多些理解,多些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