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谷秀美秋色。溪谷秀美秋色。

  胡元森摄(人民视觉)

  鸭绿江风光。

  李 林摄(人民视觉)

  骑行爱好者王明东沿鸭绿江风光带骑行。

  本报记者 孟海鹰摄

  临江市位于吉林省东南部,长白山腹地,鸭绿江畔。沿着鸭绿江风光带骑行,两岸秀丽风光尽收眼底。长白山支脉老岭山脉横贯市区东北部,境内森林覆盖率超过84%,江南风情与北国风光融为一体。

  古道驿站迎客来

  “骑车苦中有乐,乐此不疲。昨天下大雨,一路飞奔,一身水一身泥,却开心不已。”在临江市鸭绿江畔四道沟镇坡口村,记者遇到53岁的骑行者王明东。他来自辽宁铁岭,正休年假,见到我们满面笑意:“我刚参加完长白山森林自行车赛,又一路骑到临江。今早6点开始沿着鸭绿江骑行,风景太美。”

  已过上午8点,村庄里依然传来一阵阵公鸡打鸣声。村里有木把头过去居住的木把房,有采摘园,有清溪潺潺,有层层叠叠的山外青山。这些年,村里靠山吃山,乡村旅游项目很红火,老百姓日子过得宽裕。

  坡口村又被当地称作古道驿站。村史馆的大牌子上写着由来:明朝以后,坡口村被贩运者确定为鸭绿江右岸的一个重要转运通道和停留地点,遂称此地为驿站。

  临江是中国历史上的边关要塞和水陆交通枢纽。当年的临江是著名的水陆码头,曾有日过千帆的繁荣。

  了解了历史文化背景,人在江畔行,思绪一下子立体了,空阔的江面上仿佛很是热闹。

  重温历史忆先烈

  挥别坡口村,我们前往四道沟镇四道沟村。

  四道沟村村支书、37岁的吴晓强是返乡带领村民致富的能人。“从小就听村里的老人讲,《五朵金花》曾在我们这儿拍摄取景,当年大家还都爬上山去看热闹呢。”吴晓强指着村部前的山峰说,“就是这座山。”

  “但在我小时候,这山发秃,没这么绿,那时候砍伐不加控制,哪像现在,大家都知道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都来保护它。”吴晓强说,生态越来越好,村里的种植养殖产业也发展得好,村民生活水平明显提高。

  一路向前,可经过江心岛陈云公园和四保临江战役纪念馆。不少游人停下脚步参观纪念馆,重温那段历史,缅怀革命先烈。

  四保临江战役纪念馆位于鸭绿江畔、猫耳山下,始建于1992年。1946年12月17日至1947年4月3日,陈云、萧劲光等老一辈革命家在临江指挥了著名的四保临江战役,取得了四次临江保卫战的胜利,扭转了东北战局,使东北民主联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从而拉开了辽沈战役的序幕。四保临江战役纪念馆是全国百家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全国百家重点红色旅游景点之一。

  天光云影共徘徊

  一路美景不断,更令人震撼的风景永远在前方。进入花山镇老三队村,便望见了溪谷。

  望文生义,溪谷两侧是山,沟壑险峻狭长,原始森林茂密;谷中处处有潺潺溪水,遍地生长各种草药。临江被誉为长白山立体资源宝库,名不虚传。

  溪谷路修得很规整,向前向上缓慢延伸。一行人终于来到山顶的时候,人人惊呼——山顶竟然是一片百亩自然草原,密密地长满了东北三宝之一乌拉草,安卧林海之中,上面点缀着野花。

  天光云影,伴随着风在层层叠叠的针阔混交林上跳跃。远眺,山外青山,层峦叠嶂,林海茫茫,气象万千。身处其中,只想深深呼吸,有说不出的舒爽畅快。

  85岁的老人初易四年前第一次来到溪谷,就爱上了这里,每年总要来住半年,吃野菜,饮溪水。老人说:“溪谷美,天光地气水。树比人高,身体康泰。”

  返程路上,记者遇到了一个骑行小队,四人分别是66、67、68、69岁,身姿年轻。他们说,今天早晨从白山市江源区出发,沿鸭绿江风光带一路骑来。“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们每年都要在山川美景间骑上几趟,乐呵着呢。”

  版式设计:蔡华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