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北京4月12日电 题:减负,要实际减“重”

  新华社记者潘晔、郑生竹

  “明明是来调研减负实效,报报表、写体会一样没少”“事事都要表格、台账,还有严格时间表,不报还要通报批评”……一些基层干部反映,随着减负政策推进,确实感受到了变化,但一些“刚性”负担并没有减轻。

  更有甚者,诸如创建文明城市、法制讲堂等工作,往往是一个地方台账做好后,其他单位拿去直接复制,改个单位名称、换个图片,一张图片能在许多单位重复出现。基层干部直言,这些报表、工作内容中虚的东西多,实的东西少,形式上浪费的多,有价值的少。

  一些地方基层负担重的原因,首先是“痕迹管理”的思维方式还比较普遍,事事要材料、件件要留痕。从工作角度看,留痕不是原罪,但把痕迹作为刚性要求且过度泛滥,就应警惕。

  一些地方基层负担依然繁重,也暴露出更加深层的政绩观问题,一些领导重视“安排好”而不是强调“干得好”。基层工作是具体实践工作,与表面政绩相比,更该看重的是实际效果,否则很容易造成上上下下疲于应付、毛毛糙糙只管对付的后果。

  干部干部,以实干为先,多去村里看,和村民聊聊,才能知道村民真正需要什么。人民群众需要基层干部来到田间地头送清凉,而不是干部在清凉的办公室里加班敲键盘。

  减负减负,更要实际减“重”,明面上的会议文件少了,如果检查、考核和问责等方面的减负跟不上,基层负担不仅不能真正减下来,还更容易滋生形式主义的新变种。基层督查检查考核工作更注重“精”而不是“频”,才能让基层干部少一些“身不由己”,多一些“轻装上阵”,在实干真干处发力。